当前位置:首页 > 好书推荐 > 文章内容页

五十年后,我依然会这么爱你~

来源:美文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好书推荐

   五十年后,我依然会这么爱你~

  

   有时候停下来想一想,感觉时间真的是像在飞,我的18岁,分明就在顷刻之前。

   慕容复疯了。

   当满世界的人都听说这个消息后,我和他开始在那个平常的村落里过起了平常人的生活。为了娱乐,我们还经常演一些宫廷戏。我们找了一些小孩子扮演大臣和侍卫,而我们则扮演皇帝和皇后。

   那些不专业的小演员禁不住糖果的诱惑。于是我们每天都在“万岁”和“众卿平身”中度过。

   每天夕阳落山,我都会看到他长长地吐一口气,仿佛要把自己前世的晦气都吐光一样。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坐在石板上呆呆地望着他,仿佛看一尊雕像,却怎么也看不厌。

   如果你曾经认识慕容复,你一定会爱上他;如果你爱上了他,你一定回觉得他是个孩子,他永远都长不大。但是那些使命和责任让他变成了一个“疯子”。

   我叫阿碧,天生就是个下贱的女人,我一生都注定是姑苏慕容家的婢女,这就是我的宿命!~

   我从小在燕子坞长大,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与慕容家有什么渊源。我只知道,公子是我的爱人,我要保护他,像母亲保护儿子一样,像母鸡保护小鸡一样。我从来没奢望能够成为他的妻子,我知道他的心里只有他的表妹。他的表妹长地貌如天仙,江湖上都称她为“曼佗罗”,因为她长地像曼佗罗花一样娇艳、美丽和风情万种。然而大结局的时候,我成为最大的赢家,相爱的人们无法相守,我成为我的爱人的妻子。

   其实,早在他年轻的时候,我们的这段姻缘就已经被种下了。那时候他三十岁,我只有十二岁。有一天早上他起了床,问我:

   “阿碧,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做皇帝,恢复大燕国。”

   “不是。”

   “去见王姑娘?”

   “不是。”

   “那是什么?”

   “自由。”

   那时候我年龄还小,还没有足够的爱心让我变成一只保护小鸡的老母鸡,所以我不明白自由 究竟是什么。等到我年龄大一些的时候,我才明白,恢复大燕国做复国皇帝的使命对他的压 力是何其的大,那简直是一种折磨和摧残啊! 每天,他紧皱的眉头都让我感到痛苦,在这一片青绿的世界上,为什么一个人的内心居然是 一片荒漠呢?

   一层秋雨一层凉。夏天的热浪仿佛还在脑后,秋季的清凉又忽至身旁。慕容复的人生无疑就是一言难尽的悲情。慕容复,慕容复,一个“复”字,缠绕一生。旁人眼中可笑的蚍蜉撼大树的复国行为,在他的生命里,却是全部。为了这个渺茫的理想,他耗费了青春,他竭尽了心力,他更舍弃了一切。舍弃了爱情,舍弃了亲情,舍弃了友情,舍弃了生命路上最值得欣赏的所有风景……

   我当时觉得,光是这个名字就足够地吸引人。慕容,这个姓是由五胡乱华时的鲜卑慕容氏留下。早先读历史看电视,看到慕容、令狐、独孤这些姓的时候,便已兀自心驰神往。慕容复,没有让这种心驰神往变为丝毫失望。慕容公子没有出场,但是无人不谈他,他也无处不在。旁人的言语,拼凑出一个让人神往的姑苏慕容来。年约二十七八,颀长俊美,气度倜傥,浑身贵族气质,身后一众美貌的奇女子痴心尾随。连擅长的武功都是风度翩翩的“斗转星移”,正所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俊美的青年公子自然不使用蛮力,擅长的是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姑苏慕容”“燕子坞”这些词语陡现纸上,江南的婉约气质,先祖的贵族气息,便即扑面而来。紧接着,借鸠摩智擒段誉前往江南,让我的世界之外的那些人更加接近慕容公子。我和姐姐阿朱这两位清丽脱俗的婢女,为这位“公子爷”津津乐道,爱怜有加;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风波恶那般桀骜不驯的人都甘愿为他俯首为臣,驱使卖命。这样让男人尊敬女人怜爱的翩翩公子就是让人神往,却迟迟没有出场。我就有了一钟强烈的预感,这肯定是金先生故意玩的铺垫,到时候肯定会以悲剧收场~

   千呼万唤初登场,他假扮西夏武士李延宗,在碾坊中遇上段誉以及身中”悲酥清风“的王语嫣。与段誉在碾坊中过招,后因王语嫣出口相救而不杀段誉,最后留下了悲酥清风的解药离开碾坊。随后,天宁寺中,丐帮群豪受困西夏一品堂。他以“悲酥清风”迷倒赫连铁树、一品堂众武士,协助姐姐扮的乔峰、段誉扮的慕容复救出丐帮群豪 。

   够潇洒,够英武,却依然神龙见首不见尾。

   直到解珍珑棋局之时,我才陪着慕容公子第一次正面出场。

   远远掷来棋子,继而翩然出现。

   皇家出身、样貌不凡、谈吐不俗的段誉,此刻被毫无悬念地比下去。大理国世子,什么人没见过?竟然如此感叹和哀伤,衬得慕容公子愈加地不同凡响了。以前耳闻,没有面见,总觉得于王姑娘而言,自己还有希望。此刻见到王姑娘的心仪对象,只能哀伤:

   人道慕容公子是人中龙凤,果然名不虚传王姑娘对他如此倾慕,也真难怪。

   唉,我一生一世,命中是注定要受苦受难了。

   客栈中偶遇星宿派丁春秋,与丁老怪斗法,丁老怪使出“三笑逍遥散”,却被慕容公子“斗转星移”;误闯“万仙大会”,他又以武功和应变折服了三十六洞主七十二岛主。虚竹负天山童姥从数百丈高处下坠,他以“斗转星移”将下坠之力化去大半,将二人震得横飞出去。

   到了此处,慕容公子,实是光彩照人到了极致。

   只是慕容公子虽光彩如斯,心中却装着千斤重担。估计他和萧峰一样,一天都没有为自己快乐过。复国的理想,充盈在他的身体每一个空间。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他睡不安寝,食不甘味,他没有翩翩少年的任何快乐,他装载了超越年龄的所有沉重。并且随着年岁的渐长,心态非但不能平和,反而在理想与时光的抗衡中愈加急躁。复国的梦想啊,压得他光鲜的外表下,一丝一毫全是忧虑与焦急。本是俊美闲雅的青年公子,却又肩负列祖列宗传下来的梦想。本该潇洒闲适的人生,却被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摧残得悲苦万分。当时是北宋哲宗赵煦时期,太后当权,政治清明,就连北边虎视眈眈的辽国都暂时不敢与宋廷反目。他小小的一个鲜卑慕容氏,又有什么可能兴复大燕?

   叹只叹,只能叹息你生不逢时!他太像身边许多拥有梦想,执着努力,却又生不逢时的人了。竭尽全力,奈何命不顾我!正因他的许多优点长处,他执着复国而终于毁掉一生,才分外令人惋惜,分外充满悲剧意味。

   有时候,我在闲暇之余,读金先生的《天龙八部》时,我会有许多假如。

   如若没有少林寺大战趁萧峰之危、攻段誉于不备。

   如若没有西夏皇宫井边暗算段誉,逼死王语嫣,败于鸠摩智掌下,又于井底见死不救。

   如若没有曼陀山庄中讨好舅母、欲杀段誉,复又拜段延庆为父,亲毙包不同……

   慕容公子在后世女性读者的心中会比萧峰还要令人神往。

   即便是这种种的不堪,从他的为人秉性来看,也殊非本意,而是出于复国梦想的苦苦纠缠。叹息归叹息,如若不是这样,故事便没有结束的时候,慕容复这个皇帝梦还要一直做下去。只要这个梦还要做下去,就不知道他还会朝我不喜欢的样子走多远?

   慕容复被后人诟病最多的就是天性凉薄,不爱手下的四大忠臣,不爱痴心一片的表妹,心里只有荣华富贵。其实这样说就错了,慕容公子对手下有爱护,对表妹有怜惜,甚至对侍婢我和阿朱都是关怀备至……要不然,多年来,我怎么会一直跟随公子呢~

   慕容博假死之时连儿子也要瞒过,不过是因为儿子年幼单纯,守不住秘密。其实慕容公子从来都不是心机沉重、凉薄无情之辈,只可惜他过于单纯,过于执拗。他和他的父亲都过于忠实于家族传下的复国理想。

   从此,他的人生,除了复国,别无其他。

   叹息他那颗生不逢时的心,装了太多东西,唯独没有装下他分毫的自己。如果没有那个劳什子的复国梦,该有多好!燕子坞,琴韵小筑,听香水榭,两个美貌聪慧、气质脱俗的侍婢,一位文武双全、风流倜傥的佳公子。武功名满天下,胸中万千韬略……

   可惜,一切都是如果。人生却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

   众叛亲离、富贵梦灭,除了疯癫,慕容公子的确没有其他的出路。

   忘记一些事,放下一些事,不再那么清醒,未尝不是找到了灵魂的归宿。也许在那土堆之上,头戴花冠,被一群小孩簇拥登上宝座,是他一生最难得的快乐的时光。

   我痴痴的沉侵回忆和怀疑中,痴痴的望着慕容公子在一边玩耍,我无数次的想,我一生陪这这个疯子,我会不会后悔。可是当我想起我们的过往,想起我从小就喜欢的公子,想起我在无数次无人的夜晚我对自己说过的话,我爱他,我会永远爱他。我想起了我15岁的那一年,那个冰冷的冬天,我的脚被慕容公子揣在怀里,这个情形就发生在燕子坞,我的人生第一次被尊重和赏识。

   段誉和王姑娘带我去他们的住处,装修得很豪华,我被这样的豪宅深深的震撼了,如果说我没有感到我的生活和这种生活的天壤之别,那是假的;如果说我没有因为这种天壤之别而产生深深的悲哀,那也是假的,可如果说我愿意在这样的房子里永远的呆下去,那肯定也是假的。

   段公子怜惜的对我说,留下来吧!~别理那个疯子了。

   我坚定的说,不!~

   他试图说服我,他引用并且活用了马克思的一句名言,他说:思想的闪电一旦真正射入这块没有触动过的人民园地,你就会解放成为人!。

   我说,不!~你们都很好~可是在远方,还有一个我曾经说还要爱他五十年的慕容公子,你们这里的房子,还有很多很多的帅哥哥,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

   一条长路在雪地里蜿蜒向前,一个男人背对观者踽踽而行……

   又或者,是不是我这个人注定了或者说是习惯了在忍受苦难中捕获那细小的微弱的幸福呢?或者说人生的幸福本来就细小和微弱,我是为了扩大它而在病态地自虐呢?为了看见食物那眩目的美好,我宁愿饥饿。为了永远的相聚,我宁愿一再地分离。我在用失去收获得到吗?我在用坎坷拒绝平淡吗?我在用缺陷逃避圆满吗? 是啊,在我这个年纪,我已经慢慢看见了自己,从透明的18岁走了过来。对于这个姑娘,我有多么熟悉就有多么陌生,有多少喜欢就有多少讨厌。我一直试图对她解释清楚什么却永远也解释不清楚,其中包括对慕容公子深深的爱意和比爱意更深刻更复杂的那份感觉。

   ‘公子,我爱你,五十年后,我依然会这么爱你!~’

   虽然``有很多人斜眼看过来,我知道~是在看我们,虽然,窗外还吹着寒风,飘着冷雨~~

西安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云南省母猪疯最好的医院绥阳县癫痫医院哪家专业